Cafesummer

嵐⁄(⁄ ⁄ ⁄ω⁄ ⁄ ⁄)⁄紅綠擔 sho醬世界第一可愛
aiba世界第一蘇(其實他們都又蘇又可愛嚶嚶嚶
注意⚠️雷點磁石/Y2
vocaloid相關:risou廚 jin廚 ramune廚——!
乃木坂入坑中 娜醬世界第一可愛😭

来发表一点对拔的妄想 SA向的那种 注意避雷(






















今天想了一节课两个人互相拥抱的时候 拔还是栗色头发 大概三脚猫那个时候 趴在肩头头发软软地搭在旁边跟脸上的样子.....呜呜呜呜呜 然后慢慢地抚他的背就会因为太舒服了颤抖.........像猫咪一样的...........呜呜呜呜呜好可爱(倒

【SA/樱相】一言不合潜规则

*是车
大家好 又是我 上次翻了我终于找到正确开车姿势了()第一次开小心上.....是赤鸡的办公室恋情(https://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downloads/Sp/Spring_saki/12007023/Yan%20Bu%20He%20Qian%20Gui%20Ze.html?updated_at=1504615

真好看..!!!!!!!!!

转载自:鸡翅

太太更文了我好兴奋

呜呜呜呜除了疯狂打call什么都不会 不说了我要继续打call
太太出本我买10本啊(大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就是我心里的SA应有的模样啊写滴太好了(哭

想到一个文豪拔的脑洞(........)他穿玄色和服真的好文豪啊 戴上眼镜就更 完全具有了文豪气质

费米悖论我看都看不懂..(躺

悖悖论:

人类挂了地球非常高兴:耶!我们重新玩一把恐龙吧!

邻居仓鼠的观察日记_SAS 3

Day 3
 
樱井翔觉得很奇怪。
 
不止是他的邻居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奇怪,也不是他手上像煤粉一样的东西奇怪,而是这个男人敲着门说,
 
“樱井桑,我是相叶雅纪,昨天刚搬进旁边房间的那位,我来给你送点新出炉的松露巧克力啦...!”
 
一般会有人这么平常地来给相处不到三天的邻居送“新出炉的松露巧克力”吗?
 
...好吧好像挺平常的,樱井翔揉着眉心一边伸出手开门。
 
“啊,终于开门了。”他听到那个人小小声地说,“樱井...”
 
 可是这个人眼睛里闪着跟初生小鹿一样的光芒啊,通常不会对邻居露出这种表情吧,也太天然了点。樱井翔看着他的眼睛,这么想着,打断了相叶雅纪说到一半的さん:“进来说话吧,在这里站着多不好啊。”
 
 他居然忍不住用了よ这个语气词,其实他想用ね的。
 
 相叶似乎在他出声的一瞬间有点晃神,不知道在看什么,他话音落了好一会才应着进了门。
 
 “啊,好的。”
 
 樱井侧过身让他先进来,西装外套跟运动衫轻微地摩擦了一下。
 
温热的身体,樱井想。
 
樱井也不动,抱起手臂盯着他抱着盒子有点吃力地弯下腰脱鞋。
 
这人把牛仔裤穿得很好看啊,肯定是因为腿又细又直吧。樱井垂着眼,脸上是像在思考数学题目一样的神情这样想着。
 
各种想法像泡泡一样从心底冒出来,逐渐占据了樱井的头脑。
 
直到那个正被他上上下下打量着的人转过身来有些局促地发音:“樱井桑,那个...”
 
“啊,”樱井连忙回神,向他走过去,“盒子放这里就好了。”虽然这样说着,他已经有点强硬地接过盒子,对他笑了笑。
 
“我来就好。”
 
相叶雅纪像一只被吓到的兔子一样,有点慌乱的神色:“啊,好的,すみません。”
 
正转身的樱井有点失笑——
 
为什么这人要道歉啊,明明没做错什么。
 
但他马上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即使成为了大学老师还是保持着自己在职场上时的那种习惯,用大野社长的话来说就是“克己”呢,虽然他自己不这样认为。
 
“好不容易来了坐下喝杯茶吧?暂时也没什么可以回礼的。”
 
“啊,好的,谢谢!”他在夜晚来临前的最后一抹昏黄的光晕中坐下,笑起来,又像鼓足了什么勇气一样深吸一小口气,“樱井桑,其实我是一个以做巧克力为生的人,..如果刚刚我有什么让你误解的话我跟你道歉!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樱井这才明白过来,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理解了:“原来是这样啊,一开始我还觉得奇怪呢,是刚下班就来了我家吗。”
 
不是问句。樱井偷偷瞥了一眼相叶同学的手,上面沾了许多黑黑的他一开始怀疑是煤粉的,可可粉。
 
“是的..。”
 
“那个,我有一件想问的事,”像是忍受不了沉默一样,他有些小心翼翼地发问。

樱井正拿着杯子接麦茶,闻声抬起眼看着他。

“樱井桑是老师吧...?”

“嗯。”樱井把两杯麦茶放在相叶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杯子外壁还带着几滴被映成琥珀色的水珠,玻璃杯与桌面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我是大学老师,在附近一所大学教书。”

还以为是什么事,那么小心翼翼的样子。

 相叶见预想得到了验证,开始自个儿乐起来:“我看你那么早出门,肯定只有老师才有那样的生活习惯,而且手里还拿着课本,嘿嘿~”
 
樱井想的却完全不是他猜对没有那回事。

他从上往下看着相叶,觉得这人的领口怎么那么深,锁骨都露出来了,让人不禁想要.......把那衣服扒掉。

樱井翔在他低头喝麦茶的时候舔了舔下唇。
 
 明天就去这人工作的店里,反正没几节课。

他想。

邻居仓鼠的观察日记_SAS 1&2

*设定 29岁的大学老师樱井翔x28岁的巧克力店师傅(?)相叶雅纪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因为雷点很奇怪
可以私信找我聊天呀!虽然估计都没人看
*废话多 文笔烂 随缘..。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教!!
*Are you ready? Go!
Day1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要把人晒掉层皮般的灿烂,空气仿佛都是黏糊糊的,是个大多数人都吹着空调的冷风在家里看VS岚的“好”天气。
 
     相叶雅纪一边手上使力,一边不停地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一天搬家。
 
     他背着绿色的登山包,呼哧呼哧地拖自己那三大箱东西,好不容易才让它们勉强挤进新公寓的小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双手叉起腰像新上任的国王一样扫视了一遍房间——其实也就只有他那三个突兀地立在木质的桌椅旁边的箱子——这里还未染上任何人的味道。
 
     相叶雅纪喘了会气,呼吸平复后,他却走向了与箱子相反的方向,一屁股坐在那张甚至是有点简陋扎人的木椅子上,从包里掏出一支薄荷绿的钢笔跟配套记事本,开始做像吃饭一样刻在每日“to do list”上的那件事——
写日记。
 
 
7/1/2017 晴得不能再晴的晴天 唔...
 
     写完那个“天”字,相叶雅纪顿了顿,歪头想了想。
 
     今天真是热得差点以为自己要溺死在自己的汗水里了,还好遇到了那位樱井先生,要不我真的要把今天设成我的不幸运日了。
 
     想到“樱井先生”,相叶雅纪的嘴角忍不住翘起来,虽然他自认为已经是扑克face——
 
     那位樱井先生长得可真是好看啊。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这样想着。又像要把这个想法甩掉一样拼命摇了摇头,再一次抬起了笔。
 
今天真是热 明明昨天看预报是阴天还有小风的........看来不该太相信news zero的情报(作者os:其实是这个人记错了吧(笑),真是累死我了...好歹是把东西搬过来可以休息一下了,fufu~
 
啊,今天最令我惊喜的可能就是刚好遇到了住在我旁边的人吧,过来之前还在苦恼怎样去打招呼,毕竟以后可是要一直做邻居呢(笑:-D
 
正在拖箱子的时候那位先生就推开门出来了,头发是全黑的直直的,很正派的感觉,而且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一股气场......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大概也跟我那种淡淡的不太一样 一看就是社会精英类的。我记得我跟他打了招呼,他本来垂着眼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听到声音抬起头也回应了我,真是个温柔的人...!
 
“我姓樱井,以后叫我樱井就好,请多指教。”他边说着边向我伸出了手,说起来他的手很白(..)我一握手的时候就发现我们的肤色差真是不得了.....虽然我觉得晒黑一点也不坏是吧:D
 
“啊,跟刚刚说的一样我是今天要搬过来的相叶雅纪,请多指教。”我记得自己有点受宠若惊,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地回应人家,嗯...只记得观察他的脸了,虽然同为男人,但他可真是长了一张耐看的脸,皮肤也很好。
 
啊,差点忘了,他最后好像是笑了吧,虽然特别职业化,但是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来的牙齿 跟仓鼠简直如出一撤!!感觉很少看到有人那样像仓鼠,因为以前养过仓鼠,越发觉得这人,像仓鼠,嗯..。要不然过段时间再养一对吧。
 
写到这里,相叶雅纪又甩了甩头,额前的刘海都乱了型——
  
    不行不行,哪有你这样形容人家的,怎么能把人家比作仓鼠呢。
 
    但是.....他真的 好像仓鼠啊。
 
    相叶雅纪还是把这最后一句话写在了淡绿色的纸上,满意地抬起笔又看了一遍,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张令自己印象深刻的樱井先生的脸,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地快速合上本子——
 
    不行不行,还是快点收拾东西吧。


Day2

7/2/2017 跟昨天一样的晴天

 

呼——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东西也搬得差不多了,该摆的也摆好了..

 

    笔尖到这停了一下,相叶雅纪又不知道第多少遍抬起头,神采奕奕地扫视了一遍自己的疆土——

    米色的墙壁,光滑发亮的木质地板的纹路,窗户旁边淡绿色的窗帘被风扬起,弄出一道道少女衣裙上才有一样的柔软的褶皱,巧克力原料跟模具窝在桌角,像是在等着谁去施一个魔法一样。

 

    相叶雅纪很喜欢这样的下午,安静得只有风拂过的声音,还有,笔尖在纸上流动的声音。

 

    他低下头,任额前几缕茶色的刘海半遮住眼睛,手腕微微向下用力。

 

    然后....是什么来着

 

    啊,对了。

 

感觉生活也进入通常轨道了呢:-D.......今天又遇到了那位樱井先生,不过是在早上,或者清晨..?

 

那时候才7点不到他就出门了呢,还拿着一本课本一样的东西。我还以为他会带着公文包急匆匆地赶去坐车什么的.....像其他会社员一样,没想到貌似是个老师?应该是老师吧...这么早就去上班只能是老师了吧。嗯。

 

他看到我提着袋子出来好像有点惊讶。也是,一般人不会这么早起来的吧,可惜我不是做一般人做的工作呢(笑 他迅速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很有礼貌地跟我打了招呼。

 

“早上好,相叶桑。”他嗓子还有点哑,又清了清嗓子有些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早上还不是很清醒。”

 

“啊啊没关系的樱井君。”其实应该道歉的是我,因为我早上起来头发都没弄好就准备出门了,反正做巧克力又不是用头发做,我就是那样任性,这么早也从来没撞见过其他人,却刚好撞上他了。

 

    相叶雅纪不禁开始抓头发——这样一想,瞬间觉得好丢脸啊。本来还想跟他做朋友的,这下都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我的了,啊啊啊啊....早知道应该好好理头发的...

 

    他崩溃地把栗色的头发揉来揉去,过了一会又突然停下动作,把手臂放回到桌子上继续写。

 

感觉好帅气啊,老师什么的。而且那么早他就穿得快要到西装革履程度的正式了,除了没打领带,很清爽的样子。如果我能被这样的老师教大概成绩会蹭蹭蹭往上跑吧(笑 明天问问他在哪里教书好了,有空的话就偷偷跑去看一眼吧,嘿。

 

    可是无法掌握跟他讲话的时机啊.....

 

    相叶雅纪歪着头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出该怎么跟这位樱井先生自然地搭话。